生命无常 坚定信仰

(日波益西仁波切2011年开示)



弟子:师父,我有一个朋友的儿子离家出走好多年了,本来有个师父告诉她她儿子已经死了,但是最近又有个师父告诉她她儿子还活着,她本来一直以为她儿子已经死了,这下子弄得她完全糊涂了,精神恍惚的,她不知道她儿子到底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想让我问问这个事情。

上师:你认为我怎么跟她说比较好一点呢?就算我给了她一个答案,但是她再问别人又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那不是一样让人崩溃。我一直跟大家说要有信仰,有机会的时候要抓住时间好好学佛,原因就是:人碰到非常痛苦的问题、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如果没有信仰,有人原本可以救她也没法救。没有信仰是很可怕的。我们说修密宗需要皈依,皈依最大的原因和力量也就在于此。皈依一位师父前,互相有很多的观察和考验,然后再皈依,在师父的带领下,最起码这一辈子自己的心里有个信任的人,不管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问他。有这么一个带领者的话,遇上困难和痛苦的时候他可以让你明白一些事情,或者让你得到一些答案和快乐。不然的话这种问题真的很难回答,我说他死了还是活着,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们说一直学佛也好,心里相信一个人也好,只要信就没有那么多矛盾。不知道信谁,那很多东西很难跟她表达,很难跟她说清楚。

这么多年,你觉得她最信谁?

弟子:她有几个学佛的大姐。

上师:信大姐是吧?那找大姐去。真的真的,就找大姐最好。能度你或害你的人是谁?就是你最相信的人。真正帮你的人,就在你身边,真正能害你的人,也就在你身边。一点都不了解你这个人的外人根本不可能直接害到你。当然,你找的这个人有没有智慧和能力是最关键的,但是要找的话还是找你最信任的人。你相信我,所以来问我,我知道,但咱俩说没用啊。她再怎么磕头,对解除她心里的痛苦来讲肯定是没有用的,最好的办法是去找一个她最相信的师父,因为我想是个师父的话都会有办法和智慧的吧。不是师父,是个大姐也行,反正就找她最相信的那个人,希望那个人能够给予她让她快乐一点的说法和安慰,因为事实改变不了了。

为什么要修行?你们在座的所有人,现在都没有碰到真正的痛苦,就是说谁都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所以说要修行,好好抓紧时间修行。自己的因果、报应到了,这个时候你想退一步是退不了的。就像我们生命到了尽头,要死了,马上要断气的时候,你就是念普贤王如来也没有用。所以说人还有这个时间和空间的时候,要抓紧时间去修行。因果和缘分就是这样,谁知道她以前做过什么。你就跟她这样讲:我师父说,这个事情他就不跟你讲了,你早日找一个自己最相信的人,不管你是去学佛还是去寻找能解开人生中这些痛苦的答案,你一定要找一个你自己最相信的师父,这样你才能得到解脱,不然是永远不可能的。

弟子:现在有人劝她出家,有人劝她改嫁,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有没有出家的缘分。

上师:这个就看她自己了,有没有这个缘分,就在于自己的心。自己能不能守住这个戒律,能不能控制住这个心。能,你就是好的出家人,如果自己没有这个把握,那就没有必要造这个业。有两种出家人——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和尚和尼姑——一种是经历了风风雨雨很多痛苦,实在得不到解脱才出家,还有一种就是从小在自己的心里,通过修行也好,或者各种方式,对人的五毒有真正的认识,因为这样才想放弃一切而出家。只有这两种人才真正能够出家。不然的话,听人家说出家好,或者听别人说你学的好,光凭这个理由出家的,几乎都不会成为好的出家人。

以后我是这样想的,不求有什么新的弟子,或者再结什么新的缘,这个随缘,但是以后,我们一定要加强学习了,不能再拖了。之前我说一切都随缘吧,慢慢来,现在不能慢慢来了,开始慢慢地要收紧。以后我会稍微紧一点,稍微严一点,大家行的话就坚持,不行的话这个也没法退哈(大家笑)。有些老弟子见不到面了,没有关系,这个也不是破戒,也不是犯戒,什么都不是,我希望他换其它的坛城或适合的地方去学。我真的希望咱们在一起就好好地学,就是这一帮人,不用多少,不然的话,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生命无常。主要是我觉得在座的这些,问谁是年轻人,我相信都会举手,但其实我们都不太年轻了。从修行来讲,大半辈子都花在生活啊、所谓的爱情啊,等等等等,都花在这个上面了,在这个中间,该体会的也体会了,该去尝试的也去尝试了。当然,我们每个人毕竟是上有老下有小,肯定要过日子,但是这个过程中,不要像以前那么放松了,稍微多花一点时间在修行上,很快大家会有进步的。其实作为修行人来说,最难熬的是前面的阶段,就是对上师和佛法的信心。上师观察弟子三年,弟子观察上师三年,但是现在这个末法时代,几乎没有上师观察弟子,也没有弟子观察上师,就跟现在谈恋爱是一样一样的,说分就分,就跑就跑。开玩笑开玩笑。新来的弟子,虽然互相了解的也不太多,但是我想有这么多的师兄们带着,应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就像我刚到汉地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是一个长发的活佛,又是年轻的活佛,又是一个唱歌的活佛,很多人见我甚至皈依我都是因为好奇心而不是清净心,所以在很长时间里大家有一些互相的观察,也有这种互相的考验。我觉得到今天,我对很多弟子算是抱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希望,我相信这些弟子应该会好好地修下去。有一些弟子也许现在还不精进,也有一些弟子心里还有摇摆,但是我相信以后会好的。对有些弟子来讲,可能我太严肃他们的心里会有一些压力,但对有些弟子来讲,我越严肃可能他们心里的压力反而没有了,就喜欢这种感觉。总的来讲,我想以后都会习惯的,大家都要加油,好好地学佛。

在汉地,我很不喜欢的一个地方,也是心里一直很难受、很想改变的是什么?就是传了法以后就开始供养。当然,每个师父的条件不一样,包括像我,也是经常会需要用钱,平时有一些困难什么的,但不管怎么样,我就觉得,师徒之间的感情归感情,这没有关系,但是我给你们灌顶传法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有这种感觉,就是说请师父过来灌顶传法,就要给供养,师父也不能觉得说我传法就能收到供养。绝对不能有这种感觉。我们这些法不是用金钱能衡量的。

我们以后想做善事,要用智慧的方式。我们修一个塔,对现在的人来说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有多少人到那里去转塔?有多少人真正对它很尊敬?我今天去了一趟雍和宫,心里真的很反感,现在所有的寺庙变成了什么?就是旅游景点,就是收门票。我穿成这样(僧袍)去的,这个应该能看得出来。我问“我还需要买门票吗?”“需要!”嗯,管你是谁呢。在寺庙里的应该是僧人。寺庙是为谁修的?所有这些善良的拜佛人,为他们修的。凭什么要收费啊?但是现在这个社会就变成这样。所以我们多修这么多旅游景点,花几千万几个亿修一个寺庙,最后就这样,有什么意义?帮助了哪一位了?修寺庙的时候,也是大家捐的钱,修完了之后,也是大家捐钱才能进去,这个我觉得真是无语。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用更智慧的方式,用适合现在这个时代的很多方式,去帮助更多的人学习佛法的知识,得到佛法的道理。

所以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方式,带一帮弟子正儿八经地去学佛。学佛、成长的过程中,能受什么戒,我们就授这个戒。修行能不能进步,不是看你信佛多少年,而是要看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去修学。方式对了——以前为什么会有七天成就的,有一天一夜成就的?他就是找到了一个方式,通过一种方式他能够开悟、明白了。因此以后你们一定要加油,努力学佛。以后你们的问题,所谓的私事,咱们就不提了。开玩笑开玩笑,可以提,但是呢,就是说很严重的事情我们可以提,等会儿问问题的时候也是,你们真的有什么问题,当然可以问,刚才开玩笑的。我的意思是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一会儿我们多聊聊修行。

听众:我今天是第一次来,我还不太懂什么是皈依,需要注意些什么。我自己很喜欢听念佛的那个声音。

上师:很喜欢听念佛的声音,这个可以说是一种感应、一种感觉,这个也是一种缘分,因为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的。说到皈依,千万不能冲动。对佛法的了解是第一,第二,对师父的了解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想说,一定要考虑好。因为将来自己就是要跟着他学,要听他的,很多时候需要他的指点,那对自己的师父,一定要多认识他、了解他。

弟子:上师我想问一下,在修行的过程中,我觉得有一些概念越来越模糊,我甚至不知道佛是什么了。我发现我在似乎要触碰到真理的时候,我就非常胆怯,我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受了欺骗了,还是说被蒙蔽了。我也问过很多人他们心中的佛是什么,他们的答案五花八门,但是我发现所有的人的答案拼在一起都不是佛。我反思了一下我自己,我觉得我除了把您当成一个会传法、能说清转世、有点特异功能的超人以外,我不能够说您就是佛,因为我没有佛的一个界定的标准了。第二个问题是,我想跟坛城所有兄弟分享,我在家里修行的过程中,我脑子里面经常会蹦出来“我希望我拥有什么,我希望我拥有什么”这类的东西,我在本子上写了很多很多,请上师赐我无(造)作的力量,因为我发现我脑子里总是冒出来有作的想法,所以我干不了别的了,总是打断自己要干的事去忏悔。我觉得这是个挺大的事。还有就是,明明是一个好想法,可是当我再去分析它的时候,我就分析出来无数的可能性,然后我把这个好的东西也推翻了。后来我就在想什么愿才是最完整的,我只要管上师要这一个东西就完整了,我发现是普贤行愿,当时发现普贤行愿我就祈请上师,我说请上师赐予我行愿的力量,但是我马上又把这个推翻了,因为普贤行愿只是一个菩萨的,一共有八大菩萨,还有几个菩萨的呢,然后我就祈请八大菩萨行愿的力量。我好像总是在这样不断的推翻,也不知道推翻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反正我就觉得自己已经快没有概念了。第三个问题是,现在有很多自然灾害,我自己曾跑到火神庙里,想求求这些世间的神不要弄出灾害来。我想问一下我受不受允许跑到这种神庙里去拜拜神?

上师:第一个问题很正常,这里所有的人,都是装着知道佛而已,实际上我相信没有一个人知道佛。谁能说得出来佛是谁,什么是佛?这个也是大圆满的究竟。信佛信佛,所有的佛教徒都有这个说法,但是我可以跟你说很多所谓的出家人,甚至学了很多佛学的人,也不一定能解释什么是空,或者什么是佛。这个我可以跟你解释,必须要解释。第一个问题先说到这儿,等会儿我再跟你解释。第二个问题,这么说吧,不管几大菩萨,其实就念普贤行愿品就挺好的。很多人都会有和你类似的想法,但是这个不能这样去想,念普贤行愿品就可以了。因为如果要分八大菩萨还是几大菩萨的话,那有一千尊佛,我们怎么办?这是一种发心的方式,就按照普贤行愿品去发心就挺好的。第三个问题,没办法的,自然灾害我们肯定要面对的。实际上很简单,我们不用求神,也不用求佛,从人的角度来讲,如果我们有办法让所有人都不造业,有办法让所有人都做善事,有办法让所有人都忏悔之前所犯的所有错误,我相信可以控制住这种自然灾害。只要没有这种办法,我们求神还是求佛都没有用。这个是来自于人类的业力或心念。

然后我们说回去,说到佛。我们先从基础去认识佛,先不说究竟的、法界的、法身的佛是什么样。嗯,看怎么样讲更简单一点……有一种说法,大家都是认定了佛祖才信佛,刚开始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但是真正学佛的过程中,会找不着佛。原因是什么?是你的问题。其实佛祖也说:人是未来的佛。佛和人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就是那一颗心。你的心里改变的那一刻,那一刻你可能就是佛。在你心里,你自己知道什么是佛,真正觉得:“啊,这是佛,”到这一步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总的来说,佛是你最清净的、所有没有执着的、能够放下五毒的、一切平等的心态、所有众生在自己内心里是平等的佛菩萨的时候,没有任何杂念的那一颗心、没有任何执着的那一颗心,就是佛。但是因为现在有很多很多的怀疑,很多很多的妄想,也存在着很多很多的业力,所以心一直在改变、变动。但是你已经产生了信任,在信任的过程中,你慢慢再坚持一下,你就能够知道了。打个比方,有人可以传法,有人连法是什么都不知道,有人有些神通,有人不要说神通,连脑子都是不灵光的,这些的分别在于哪里?就在于福报,就在于不同的人的修行。福报的大小、人生中的这些区别就是由于因果,才有不同的长相、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智慧,这个也就是佛与人之间的区别,是因果的证明。找到方向的人,他会接下去修行,找到真正的真相,最后会成佛。释迦牟尼佛成佛之前刚开始学的是什么?不是佛教,他修苦行,学了好多年后自己才发觉不对了,但是他没有这个经历的话,他永远不知道不能这么学,后来的知识他也学不到。很多正确的路,就在身边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里,所以我让弟子们去生活。你们不要觉得是白活着的,不要以为世间法都是没有用的,这个其实是你的成功之路,也是成功之母。有很多东西都是来自于此,转变于此。所以不要一说起来就好像这个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抛弃的,所有东西都是不需要的,“我重新开始一个生活和世界”。错了。我听很多学佛人讲,释迦牟尼佛觉得他之前学的那些东西都不对,他才学的佛,其实不是。他苦行了这么多年,用自己的意志忏悔了自己的业力,他是真正想得到一个真理,他根本不是为了别的,他就想知道真正的一个意义,所以最后他得到了答案,最后他修成了佛。因为他有这么多的经历,他成了佛;成了佛之后,他才留下来这么多的佛经,也就是修行的方式。

每一样东西的好与坏,看每个人怎么去判断。判断能力是很重要的,只要你知道怎么去判断。什么是佛,我再讲一遍:没有五毒的心、没有任何分别念的心,这一颗心就是佛的心。佛菩萨是一体的,什么意思?释迦牟尼佛,这个佛那个佛,这么多佛,怎么能一体呢?他们一体的原因,是他们只有一个境界,只有一个发心,都是一样的。今天简单地先讲到这儿吧。我们坚持学几年,学到一定的时候,自然有一天会感觉:“哦,明白了。”其实学佛的过程中也就是等这么一天。

听众:我想问一个身体上的问题,我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佛教的,人体不是有脉轮嘛,我觉得自己的这个部位不是很愿意敞开的,有时候吃了一些不好的东西会很难受,感觉热的时候是很好的。如果我的心态、状态,各方面都很好的时候,它会热,但是有的时候,状态特别不好的时候它就变成冷的了,我很想问问您有没有比较好的方法让它一直热?

上师:有没有办法一直热?这个问题有点……你是在练这个吗?

听众:不是练这个东西,而是知道,能感知。

上师:这么说吧,不管是气功,还是瑜伽,有很多方式让心放下来,让心里更宽阔一点,或者可能就是说让气脉更通一点,不要让人很难受。实际上刚刚你说的控制什么的可能也有,但按照佛教来讲,它不会这样去学,就是希望心里一直是敞开的,一直是开心快乐的。这跟西药和中药的区别是一样的。有一些气功,它的针对性比较强,就像西药一样,但是佛教讲的是整体,整体的心理,整体的身体。因为贪嗔痴慢疑这五个毒,才产生了一个人所有的快乐和痛苦,所有的东西都来自这五个毒,这五个毒也是有它们的根的,从它们的根开始慢慢把它们变小,这样慢慢地心里会好受起来,它是从外表开始慢慢往里,而不是像西药一样直接哪里痛就治哪里,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众:就是说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上师:对,它用一个整体的方式去改变。其实学佛学的也就是清净心,心清净下来,平等地帮助一切众生,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不同的法门和方式去改变自己。但是你刚才问的这个问题呢,如果你想学佛的话,你就把这个念头给去掉,我们从另外的方式开始,不需要这个。如果是想坚持这种感觉,那么我们再说。

弟子:师父我想问个问题,以前回向我都是按照标准的回向,不是求什么事情。但后来有个师兄跟我说,你要有困难你就应该求,比如家里什么人的病快点好起来啊之类的。我以前都是回向一切众生,后来听他这么说以后就有点犹豫了,如果回向什么事什么事都能成,这确实是一件特美好的事。我不知道这个回向是应该求一件事呢,还是说知道不好就别求,因为求了的事要是应了的话也是有因果的。

上师:对,别求。这样下去人人都会求:“希望今天我能骗到我能骗到。”人的贪心永远是这样,所以不要培养这个东西。当然如果我们的亲人病了,我们也可以求佛菩萨,不过这种情况我们可以专门举行一些法会之类,就是有很多活动专门是解决这类问题的,但是自己的发心不要只是为了家人平安。如果你念经学佛只是为了这个目的,那太不值得了,你的修行应该为了你的成就。这一生中遇到困难或者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去寺庙里做点事情,就是请僧众念一些经,专门有这样的一些法门,可以做一些这种的仪式,但是自己修行尽量要清清净净的,要为了增长自己的智慧。为什么人求的东西那么多,有那么多的痛苦和烦恼,就是因为太笨了,没有任何的智慧,根本不知道要追求什么,根本不知道痛苦和快乐到底是什么。如果一个人病得都没有知觉了,分不清谁是亲人,已经痛苦到这个地步的时候,你花钱、求神、希望他不要死,其实对这个人来说有可能他比死还痛苦。所以很多时候,不能按照自己自私的心态去求,我们一定要知道一个方向,做人、学佛一定要有目标,没有目标,就永远不会成功。我们要很清净地通过佛菩萨的加持、开导,通过自己的智慧去分辨自己该走的路,找到目标,这个是我们该学的东西,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啊,原来我天天念发心的时候,其实包括了我所有的亲人,我干嘛还要单独再求一个效果呢?”而现在你在念好多仪轨的时候会想:“我要不要单独回向一下?”这就是有点自私。实际上你包括在众生中,众生中也包括着你,所以根本不需要单独念你的名字,我的名字,他的名字。

弟子: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前段时间我遇到了特别大的一个坎,当时我拿着《开心之路》,因为后面有一张您特别大的照片,我就盯着那张照片说:“师父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看了好几天我也没想出办法,也过不去那个坎,唉不好意思啊,我不是……

上师:没有没有,肯定是我不行,这个我知道的。(大家笑)

弟子:后来我就自己抄地藏经,花了三天的时间,然后想到了解决办法,那个坎后来也挺艰难地过去了,然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就念地藏经求佛,我不知道像我这样的话,会不会觉得说我……

上师:我的照片如果有灵的一天的话估计是我离开人间之后的事了。暂时的话大家把我的照片留在家里,知道这是我的师父就行。我希望的还是除了咱们在一起这样讨论的时候,你们问一些问题我给你们答案以外,平时你们自己的很多事情更多的还是通过你们自己去分析,这样你们才会有进步。我希望你们把我当成师父,不要把我当成你们依赖的一个神,因为那样的话我不是师父,我只是一个神仙。如果我可以满足每一个人的话,实际上不光是你们,整个世界的人都可以拜我了,因为整个世界都在为自己求。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在奋斗,都在为自己奋斗。如果我可以满足每一个人的心,按照他的意思去办的话,那拜我的人就太多了。我这辈子做师父,什么叫师父?是你们走得对,我就鼓励你们,走得不对,我就教你们,跟你们分析,跟你们讲这是不对的。这就是师父的意义。不管是艰难困苦还是开心快乐,只要自己没有脱离轮回的痛苦,没有看清因果和来源,总是会反反复复地在快乐和痛苦中沉浮。没有关系的,慢慢你就会度过了,习惯就好。啊不对(师父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