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从改变自己开始

(日波益西仁波切2015年3月开示)



修行清不清净,在于你的内心里有多少时间真正存在着佛,或者存在着佛的思想和自己干净的思想。这个时间的长短来自于你内心的清净和境界。每一天,有多长的时间里咱们是真正善良,或者是放下一切的心态;每一天,又有多长的时间里在乎的是吃喝玩乐,或者是很自私,为自己着想的心态,这两个时间算一算,你就知道自己内心是多么不清净,自己有多少烦恼。因为你心里现在还没有控制住自己的那些不好的念头,一直控制不了自己的念头,你才一直不清净。

所以咱们佛教中常说要观想打坐,为什么?这就是锻炼自己的心态,锻炼自己的清净,或者定。为什么要修这些?实际上,你时时刻刻都清净的话,你坐着还是躺着都是一样的,不一定非要坐得多么直,但是人要想改变,就是要给自己压力才能改变,这就是人命苦的一面。为什么你不能在内心里让自己自由起来,非要别人把你逼到动不了为止的地步,你才能改变?甚至有些学佛人都说——就像我以前年轻的时候,不是年轻,我现在也不老,但是以前我更小,就是那个时候,我真的很不喜欢很严肃地让弟子们学佛,我觉得要很自由地让他们去学,但是那个时候,有的弟子说:唉,师父这边不行,没什么规矩,其它坛城感觉特别有规矩,早上有早课,晚上有晚课,一个星期也必须要做一定的功课……他喜欢那么去学。所以这就是每个人自己给自己的一些压迫感,或是自己不懂,觉得学习是逼出来的。但是人要真正清净的话,并不是说非得把自己管成什么样才能够修得清净,不是,而是一种技巧,是一种心念,你的悟性,心里的智慧。你要真正成为一个好的学佛人,真正成为一个清净的人,那你要有一定的智慧。很多东西,你再怎么逼迫着去学,可能也不会学出什么样子。

所以,今天在这么优美舒适的环境里,听着流水的声音,这么安静的一个场合,我给大家讲一些自己心里想讲的话。其实灌顶传法,我也会,但我一直认为这个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咱们交流心得。我希望学了这么多年的老弟子们,有什么心得或者自己想不通的地方都说说,大家一起分享;或者新皈依的弟子们,以及刚过来想了解的人,你们也讲讲,这个过程中我们就能够互相产生一些新的心得,新的一些想法,这是很重要的。所以,咱们就轻松地交流,轻松地聊天。觉得对自己的修行和人生有用的,好好记在心里。你懂多少不要紧,你能做到多少,这是关键。

其实,你能把佛教里所有的五大论在今天一天讲完,这是一种本事,但不是一种修行。什么叫修行清净?就是哪怕你只会念一个心咒,但是你清清净净地在那儿念,你也可以通过心里的这种平静达到清净。修行的行,不是形式的形,是通过内心,从内心里去学,从内心里去改变。

现在很多人修行,真的是修的一种形式。好比说:你会不会供曼扎呢?你们有没有佛堂呀?你们家有多大的佛堂啊?我平时都去寺庙里怎么怎么拜,说完很多这种形式后,大家就觉得这个师兄修得特别好,他每天都磕多少多少头,他去过多少寺庙,在哪个寺庙他闭过多少关,其他人就特别佩服他,都说:“哎呀,师兄你学得太清净了。”但是你知道他的内心吗?咱们为什么是凡夫,咱们为什么有那么多浮躁的心态?因为我们心里有贪嗔痴慢疑。没有五毒,咱们也就是佛,人与佛之间的差别就在于五毒。人是因为有贪嗔痴慢疑而控制不了自己,有多少文化并不能说明什么。

佛经里,佛子行里讲得很清楚,其实没有什么叫法,这些就是高僧大德很执着地修行到最后,或一个清净的成就者一路走过来,他的所有经验的总结和他想给众生留下的修行方式,所以你可以懂,可以不懂,可以有,可以没有,最关键的是你对佛的一颗心,那一颗心清净了才是关键。佛与人之间就是一念之差,这一念之差,可能很远,可能很近,这个就看你平时怎么去修行和面对自己了。

所以,咱们先不说太深奥的东西,先用最简单的道理去明白最重要的事情,用最简单的方式去明白最重要的修行。人对佛法,或在每一刻每一秒对每一件事情的心态上,都是想要占个大便宜,因此有一种依赖的心理,包括修行上、生活上都是这样,让你付出一点去学习,可能就觉得很累,这样那样的,可能就做不到。如果有人说,今天有个师父来,给你们灌个大圆满,灌个什么什么顶,你就“我要参加!”然后又有哪个特别有名的活佛要灌个什么样的顶,“我要参加!”为什么?这就是你的贪。首先,你想学什么法都可以,但是你要知道,你是能容下这个法的人吗?比如说,有多少东西是你想要的,可以,但是这些东西,你能背得动吗?你拿得走吗?一样的。其实很多法,它是很好,但关键是适不适合自己,这个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说,要在内心里让自己变成一个适合接殊胜的法的人,要通过自己的内心去成为一个好的修行人,成为一个能接更多的法的人。

我前两天都在想,其实佛教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比如说用藏族的糌粑和酥油做出来的很多漂亮的供品,和很多的花,还有好多手印,可以开一些比较隆重、场面很大、又敲又吹的法会。像这些东西,平常的人去学的话,会很有成就感的。但是我想了一下,我到底应该给弟子们讲什么?他们到底懂不懂我在讲什么?我每次过来跟你们很轻松很简单地讲个话就走了,结果你们内心里可能真的觉得就是跟师父聊了会儿天而已,会这么认为。所以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该给你们教一下这种比较复杂一点的,或者比较让你们有成就感的一些佛教上的东西。

我上次也跟大家讲过一次,就是你们自己要好好总结一下自己的修行。如果你们真的想接个什么法,或者你们现在想学,那我就个别去教吧,我空出一些时间,这次我就是想多留一阵子,跟大家多见几次面,你真的想接个什么法,行!老弟子们跟了我这么多年了,我跟你们说,我可以传给你,你想要什么,可以,找个时间给你,没问题,但是你要总结好自己的人生,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学佛,你觉得学佛到现在你有什么进步啊?所以我一直不教,我一直跟你们说:多念金刚萨埵啊,多念金刚萨埵。一直这么说的话,你们可能觉得很不满意:“哎呀,我也想跟其他师兄,其他坛城一样,什么颇瓦法啦,修着修着,头顶上可以插根线啊。”有啊,可以,没问题,我们可以一起学,我这儿有这些传承,很简单。我说过,人都有自己很满意的地方,也有很不满意的地方。那像我的话,最满意的是什么?本身我就出生在这样一个佛教、宗教的圈子里,出生在藏传佛教的圈子里,从小就只知道求法,所以,我也求了很多教派的法门,我个人是宁玛巴,这个你们知道,但是格鲁、萨迦、觉囊的很多法我也求了,你们真的很想学,甚至自己总结下,觉得现在有能力学这个,而且学了之后会达到什么目的,你都想通了,没问题,我可以传给你,我这次走之前可以。

所以,我今天想说的就是,你们想要什么,这次我可以满足大家想要的一个法,我可以。但是一定要自己总结好自己。这辈子,刚开始我也说了,我再重新跟大家说一遍:到底你们学佛在学些什么?学佛的目的是什么?你觉得佛是什么样的?你把他认为成什么呀?这些是最重要的前提。他可以被认为成很多啊,把佛给认为成无上的神话,他是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一种神话,或是怎么样,也可以啊。你可以完全把他想象成是你的父母,或者家人,或者自己最亲的人,你也可以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一个护法,为你跑,为你去干很多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佛法的认可,每个人都是这样,但是真正应该怎么去认识和认可,这个是很关键的。

我来汉地这么多年了,而且我那么多师兄弟也好,朋友也好,好多活佛什么的,他们也有很多弟子,但是我很少很少听到有人问师父:“师父,什么是佛?我们怎么去相信他?”或者“我们怎么去学这个?”问这种问题的人蛮少的,因为大家都是——我曾经说过一句话,也许你们都不爱听,我说过:在汉地,也不是在汉地,就说众生吧,学佛的人中百分之九十几的人都是脑子有问题,然后才学佛。很多人真的是觉得有很多难处了,自己没有安全感了,没有依靠了,这个时候他/她才想到佛了。这个心态也是好的,你觉得你依靠他,他可以给你一些幸福,这是好的,但是接下来,你怎么去一直保持这个信心?怎么让信心更强?这个是很关键的。不然的话,有的人学着学着就开始觉得自己牛,学着学着就觉得自己好像很懂了,或者怎么样了,所以,人永远不能有傲慢,学佛学得好不好,不是懂多少佛教上的形式、接了多少法,而是你内心里真正清净了多少,真正得到了多少快乐,我希望你们学佛是越学越快乐,越学越没有追求,我希望你们放下所有,简单来讲是这样。

但是我不能跟你们一下子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都是虚空和天空一样。”我不能直接跟你们说大法,因为大家都在人间,你没有自己的悟性,自己对世界或者在宗教上没有达到这种境界的话,别人说不清楚的,很多你在乎的东西你还是放不下。但是咱们尽可能、尽量地去认识,尽量地慢慢看到。

我是你们师父,我这辈子,在我身边,在我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我相信跟着我的老弟子们应该看得到。其实我是一个演员,你们也是,但我更是一个演员。我在这个时候,在世界上可以说是存在,也可以说是不存在。我在这个世界上,时间说长一点,可能会80岁、90岁,但还是要死,每个人都这样,就是个演员。但是我演的这个角色,从小是转世灵童,在藏传佛教里从第一世大宝法王开始一直到现在,就有这么一个顺序,有这么一种宗教的习俗,他们非要寻找转世灵童,找到我头上来了。小时候自己也不懂,自己也觉得确实想起了很多自己过去的事情,而不是我现在的生活,然后我就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说,说对了,他们也认我了。从那刻起,我的工作就是能够给别人快乐,能够让别人清醒,而不是地位,更不是什么权力。所以我不喜欢高高在上的什么法座,我也不喜欢拥有让别人多么尊重的一个什么地位,我就希望疯疯癫癫、自由地混着。

自己的人生就像一本书,就像一场电影,让别人看,希望通过我,别人能更快地明白一些东西。有时候说一件事情可能说不清楚,但做一件事情出来,别人看着可能会更明白。其实是时间长短问题,是吧?每一个弟子,每一个人身上都在发生着这些。所以呢,你觉得人生很多东西是你很在乎的,但是,是你的吗?你最爱的人,你最爱的家,你一辈子的心血,多少金银财宝,最终是你的吗?你没有的时候,你拼命在挣,你挣到了之后,你有没有命去享受?是的,已经这么多年了,这么长时间的历史中,人就是这么生活过来的,所以,你们能理解它,觉得生活应该就是这么过来的,那也正常,都习惯了。

然后,这个世界上咱们过着的很多很多这种日子,过着过着就过成了一个程序了,一种风俗了,大家也觉得:对,人就是应该这么过着,这么过才是人。反过来,什么都不要了,这可能有点不正常。就像当时的米拉日巴和众生,当时所有的人都觉得米拉日巴是一个疯子,但是米拉日巴说的是:所有这些为家、为自己的生活在追求的人,是疯子。所以这是不同的境界和角度,不同的角度在看这个事情,就是这样。但是你们,总而言之,现在喜欢对方,我不会说因为学佛你就分手,或者离婚,我也不会这么去劝人的。你现在觉得,这个工作好,或者挣点钱好,好的,我也会跟你说:“好的”,不会跟你说不要去追求,但是我希望,稍微空下来,有点时间的时候,还是静下来念念经吧,自己的心静下来坐一会儿,你不会观想也好,至少总结一下,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自己做的一切为了什么。你一会儿又要信仰,一会儿又要生活,你觉得你到底在要什么?

就像人,其实很简单,刚开始我喜欢这个人,然后跟他在一起,呆着呆着觉得不对了,分开了,然后过两天,又觉得我喜欢那个人,已经是两个人了,那到底你对哪个是真的喜欢?或者一个人可以喜欢很多人,这些都是问题。你们觉得呢?所以我们要懂得,什么叫小爱,什么叫大爱,什么叫发菩提心。佛教上的很多词,说起来都特别的美,很多人就喜欢这种很文雅的,这么去念经文,或者念一本书,大家就觉得特别好,但是,你慢慢地分析,分析到最后,越俗越好,分析到自己内心里真正的问题上来。你不要光是追求一些很漂亮的东西,你光觉得那样去理解就是很漂亮,实用才是漂亮的。最实用的、最能解开你问题的,这个是最好的。所以我希望你们呢,已经信佛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东西,你好好地去珍惜,你没有的东西,不要再去追求了,是吧?早日明白一点。总之,你们如果不信佛,我不会为了推广佛法而怎么去给你讲佛法,但是你信了佛,我希望你们真正能够懂得信佛的意义,懂得怎么去理解这个佛法,与自己之间的关系理清楚。

其实人的心里是有爱的,很多人在爱情上失败,为什么?因为心里有爱。但是很多失败的原因,或者别人欺骗了你的感情,这些是因为自私。有爱,所以想拥有,或者想关心别人,或者想被关心,但是你自私,而得不到别人的关心,或者不会关心别人,很简单的。说得复杂一点,或者说得更原则性一点,生活是生活,佛教是佛教,但是话说回来,没有生活,你也没有办法去学佛法。从你的内心里,这些点点滴滴很小的一件事情,其实是你修行中要明白的最主要、最重要的一个东西,你一定要明白它。你明白了这件事情,你就懂得了什么是清净的学佛人。

你们到今天为止都是信佛的人,但是信佛的路上,你们都是飘摇不定的,一直在摇摆,所以,你既然信,那要信出一个样子来,信出一个东西来,这样才能对你有意义。你不懂佛法,那你懂爱情,懂家庭,也行,你就算是为了更美好的感情,更美好的家庭,而去从这个开始慢慢学佛,可以。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些关系,你会理清楚,这样你才有资格做一个清净的修行人。

好的,我说得有点多了吧,然后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自己的问题。总之,我乱七八糟讲了很多,也许你们有些人误解了,也许有些人明白了,也许有些人早就明白我说的这些了,但是我希望我今天所说的这些,你们好好地分析一下,自己好好想一想。这辈子咱们认识是缘分,我的能力,或者我的责任也就是给你们指一条路,具体这条路上怎么走,还是要靠你们的。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人说:天塌下来,我帮你顶着。但是真正能顶的人,没有。这个世界上说是有很多神,很多佛,或者说是烧个香、磕个头,可以消除你的灾难和违缘,有这样的说法,但真可以吗?真不可以。因为这个灾难就来自于你的心,只有你,只有每一个人能为所有人着想,才可以消除这个灾难。

所以很多灾难和违缘都是来自自己。咱们要发这种心,包括我在内,所有的人都有权利为众生、为所有人的安危、为世界和平而祈祷。我天天祈祷,你们也有这个责任和权利去祈祷。但是我们能帮到他们吗?这个就很难说,要看多少人真心诚意,有多少真心的人,有多少人真的肯为别人祈祷,要看大家一起的努力和能量,或者信心,这个世界才能和平,是吧。就像咱们在中国一样,现在中国人都希望能过一个很平静的生活,但是难免有些人就要出来闹个事儿,让所有人过不了一个安定的生活,所以意念不同的一些人,思想不同的一些人,会做出一些不同的事情。但是这个我们不管,管不了,我们只能从自己做起,我希望大家幸福快乐。我可以说是在讲一个真诚的自己,一个学佛的人——我也是佛教徒,然后通过我自己再给你们讲内心深处的一些感想,自己对佛法的认可。

讲佛,每个人都会有他的风格,尤其是活佛和堪布不一样,堪布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学者,他们是按照一个程序来讲课,我们(活佛)呢可能会按照缘起和缘分,按照一种心里的感应和感触,觉得今天这些人想听什么,这些人主要愿意听什么,然后我就怎么讲。所以,可以说,我们讲佛法是没谱的,也可以说是真正有谱的,这个就看你怎么去理解吧。然后,最简单的一些话,可以帮助到一些人就好,反正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剩下的时间给大家,大家有什么问题我们聊聊,好的。

问:师父,我好长时间没有参加这样的活动了,因为孩子学习什么的各种事情很多,所以我来得很少。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他现在长大了,不听话,我们管他,他老跟我们吵架,我内心为这个事有烦恼,希望得到上师的指点。

答:好的,(看着弟子的孩子说)长大了。看到这些孩子,是真的觉得咱们老了。咱们自己看到彼此,觉得没啥变化,好像每次见面都差不多,都漂亮了,没觉得谁老了,但是一看到这些小孩的时候,就真的感觉咱们应该是老了吧。

(对弟子的孩子)你老爸信佛,你跟着老爸一起,参加很多活佛或是跟佛法有缘的、有关系的一些活动,但这都是你跟着老爸一起的。每个人的责任不一样,咱们是凡夫,不管生在哪里,生在哪个国家,生在哪个民族,生在哪个家庭,都要扛起很多责任,你们都是有责任的。

在这辈子的学习中,你对佛法的认知慢慢会成长,但是现在最关键的是怎么去学你应该学的。现在不像以前,现在竞争很激烈,每个人都在上学,每个人都在找寻一个生活,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将来奋斗和努力,所以,该学的你们一定要努力学,但是更重要的是对父母,对家庭能够和气,能够包容,父母包容你,你包容父母,第一,这是年龄大小的问题,第二,是儿子和老爸的关系。你们会有各自不同的一些心态和兴趣爱好,但是互相包容的话,就不是问题,所以不能动不动就由着自己的性格去对待别人,一定要用道理去对待别人,互相讲道理。

你们的责任就是中国的未来。真正来说,在中国,最大的宗教应该说就是佛教,所以你们每个人的肩膀上都有一个责任,就是为自己的国家、家庭和信仰的宗教做很多贡献,这些都是责任,所以要做个有责任感的孩子。首先要听话,怎么听话呢?例如,比你年纪大的人会有他的经历,经历也是一个很大的学问,经历越丰富的人,越会有一些你现在还没有见到过的很多世面,所以,比你有经历的人都有资格说你,说你的人其实是关心你。有一天没人骂你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时候,说明关心你的人少了。所以现在有人说你、有人打你、骂你的时候,你是最幸福的。我们现在年龄大了,但我们还是希望有人能像对你那样来打我们、骂我们、关心我们。所以说,现在有人这样来关心,是你的幸福,不要老跟父母吵架,好吗?

问:他吵架这件事情慢慢地已经有了很多改善,但他自我控制能力差,不能控制自己的一些心情和行为,比如说玩游戏这种,希望这方面他能够更加成熟一点。

答:没事,这个是时间问题,到了一定的时候他会明白的。其实真要说的话,现在要我跟他讲明白是不可能的。有些小孩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去控制自己的心情,这需要一些时间,没关系的。现在的小孩子们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上学的小孩不容易,压力很大,难免他有一些自己的爱好,或者他想要的,喜欢玩会儿游戏啊,看会儿电视啊,这些是他的爱好。从道理上讲,现在的小孩要把学的东西全部学好,学到能出成绩,他是根本没时间去玩的。不要紧的,自由一点吧,先自由一点,好吗?今天我们真的要去给他讲清楚,是不可能的。总之,慢慢地他会明白,他会成熟的,没事的。

问:师父,我觉得我在跟父母沟通的时候特别费劲,你讲你的道理,他讲他的道理,他觉得他的道理是对的,非要让我顺着他们的意,然后我觉得我的道理是对的,他就会说:“那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高兴,听我的呢?”所以有时候我觉得怎么这么难呢?有时候我又觉得,我不应该让他们不高兴。

答:嗯,明白,你在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人会很累的。你是个好人,但是你也有一些要求。其实咱们知道,学佛,按照佛教的思想来说,咱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人,并不一定要什么平等,如果我们要平等,也就成了一种交易,变成“我为你做什么事情,你反过来为什么不能为我做一件事呢?”问题是,你为他做事情,是你自己愿意的,他为什么要给你回报?你们两个人是不同的两个角度。其实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道理。你这个问题,我相信也是在场的很多人的问题,但是,真要说,这也是你的错。你作为一个学佛的人,想要做个善良的人,你因为自己信佛而希望能帮到他人,但是这个时候我们最不应该的就是跟别人争论。我们一定要给别人讲道理,但是我们不以取胜和要赢为目的,而是把我们的道理分享给他。他能接受,就算是有缘,能帮上他,但他如果反驳,说明可能是你现在还没有能力说服别人,或者他根本没有兴趣听这类东西。

我们信佛,不等于所有人都信佛。在不信佛的人面前,就算佛说了什么,也不能作为一个根据。所以咱们学佛,为别人做了一些事情,或者跟别人讲了些东西,虽然我们一定要去做,一定要去讲,但是我们不求别人给我们回报,也不求我要说服谁。就像我今天在这里讲课,有些人,比如老弟子,我相信应该会听的,但是新来的人里有可能很多都不认可我讲的,这个就是各自跟各自的缘分。我今天到这儿讲课,不是觉得我很会讲,我很会说,我不是过来比赛的,我也不是过来要战胜谁,我是过来跟我的有缘人聊聊我心里的话,用时间和真诚,慢慢地改变对方,这是一个步骤,这是我的一个风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对吧?所以,不管什么事情,生活中也好,还是什么,咱们尽可能地这么去做。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有你这种心态,正常人都是这样。对普通人来说,他会认为,我没有跟你无理取闹,我在跟你讲道理,我在为你做事情,你为什么要反对,为什么老是唱反调?老跟我吵架?人的正常思维都是这样的。我们作为一个有信仰的人,要从做一个好人开始,然后到菩萨、佛,做一个真正的自在者,这中间我们要有很多的担当和改变,可以说这个是你的一种付出吧,也是你的改变。如果你连这些都改变不了,自己心里的傲慢、傲气,这些你放不下的话,那你的改变会很少。

所以我们为别人做事情,千万不要求回报,这就是帮助人。帮了他为什么非得要一个回报呢?这是不同的发心,要发菩提心。我以前讲过小乘佛教、大乘佛教,还有一些邪教之间的区别,也许有些弟子记得。打个比方就是,有人掉进一口井里,他在喊救命的时候,我过去先问:“喂,你信什么宗教的呀?”一说跟我的信仰不一样,我就:“好的”,把井口盖住,这就是一些真正的邪教会做的,这是不应该有的心态。如果是发心比较小的一些宗教,会怎么样?我们信仰不一样,我一看,要把井里的人捞上来挺难的,有可能我自己也掉下去,我心想:“算了,你找下一个人吧,我先走了,反正我活我的,你过你的,你掉进去是你的命,我没掉进去是我的命,我不害你,也不帮你,各走各路。”那大乘佛教是什么样的?我先跳下去把他救上来,但是我不求他返回来再救我,我相信因为我先跳下去救了一个人的命,会有更多的人因此被感动而救我,所以为了帮助别人,愿意付出自己,这个就是大乘佛教,这叫发菩提心。这是不同的发心。

所以,你非得跟他们讲道理,但你认可的道理别人不一定认可。讲道理不是为了战胜谁,讲道理是你把你懂的道理讲给别人听,这是好心,这是为了别人。他明白你说的道理了,这是一种悟性,一种缘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活佛,有很多寺庙?按道理来说,有一个就够了,但是为什么要那么多?因为人有不同的缘分,有些就是对胖胖的活佛有感觉,有些就是对很时尚、很瘦、很帅的活佛有感觉,这是不同的人对活佛形象上的不同喜好,内心的审美不同,或者缘分不同,要求和追求都不一样。虽然你们现在还不是什么转世灵童,但是你们都有责任弘扬佛法和帮助别人,而且到时候,你们真的有点境界了,你们也要再回到轮回中来,继续帮助跟你们有缘的人。

其实多多少少,每个人都在帮助自己的有缘人。这辈子真正害你的人,或者你真正为之付出的人,可能就是离你最近的、你最在乎的人,也有可能这个人就是你的债主,这就是缘分,他就是要让你去帮他。而帮你的人反而可能会是你想象不到的人,或者你从来没有帮过别人,但别人真的就帮你了,这些都是缘分,说不清楚。不是说:啊,因为他是我孩子,所以他将来会对我怎么怎么样,不一定的,人家将来有他自己爱的人,会把你忘了。人就是这样,不一定说离你最近的人就是帮你的人,不一定的,每个人都是因为缘分、因缘、因果报应而轮回,都这么来的。很多人说,我就不相信有前世和来世,有很多人这样说,但这是什么?这个就是倔,太犟了,对不对?他稍微想一想,因果报应和前世来世都是很好理解的。人的感觉是怎么来的?很多人说,一看到某一个人,唉呀有说不上来的感觉,反正特别喜欢他/她,这些就是记忆,每个人都有自己前世留下的记忆,也许他/她是你前世的仇人,也许是前世的爱人,总之,你跟他/她不是一般的关系,所以这辈子人海茫茫,你碰到的时候,会特别有感觉,而不知道为什么。因缘很难解释,只有自己明白。你碰上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才“哎你别说还真有这样的”,自己会肯定地觉得这种缘分是存在的。

问:有时候就觉得,人为什么活着呢?觉得好像挺没意思的,但是又总觉得有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答:肯定不对,必须不对。因为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你觉得没意思,是因为你的心里有自私,你觉得你帮助别人,一辈子做好人,结果都没有人为我做一点事情,不公平,那肯定觉得活着没意思了。但是如果你有一天觉得,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要为别人祈祷,我就要为别人、为众生,有这个心,那你就会觉得活着是有价值的。不是活着要别人为我干什么,而是哪怕天下只剩下我一个好人,我也愿意为天下的人积累福报,是吧?这样发心的时候,别人不会说你伟大,但你也不要去求“伟大”两个字。

我十几岁就来到汉地,来到北京,到今天,说实话,我在藏传佛教里原本可以当一个地位尊贵的活佛,但是我真不喜欢,我觉得地位也好,权势也好,不是咱们需要的,咱们要懂的是自己应该怎么做个好人,而不是说,做好人是要做出一个面子来,做出一个地位来。

现在很多慈善基金,如果你懂的话,就知道慈善基金是怎么来的。它就是个商业模式,它不做好事吗?它做呀,也做好事,但是它也是一种商业,它做很多好事,但是也要求有回报,也可以说是个要得到一定好处的好人,要有一定回报的好人。真正来讲,做好事,或是做个善良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所需要的价值应该是什么?人生价值应该是什么?是在你的内心里,自己不亏心,这辈子你在为了什么而做事,自己不内疚就行,那你就是一个好人,你做人是有意思的,有意义的,而且你在离开这个人间的时候,你会很快乐地笑着走。有人看到老板捐钱,就说:“啊呀,老板哪,你真的是个大好人哪,这次为这个孤儿学校捐了十万二十万啊,你真是个好人!”但是这个老板,他捐了二十万,但他自己有多少钱?或者之前的所有的钱是怎么来的?他会有很多自己觉得内疚的时候,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用了些手段,或者怎么样,也害过人,但是现在成功了,想多做些善事,“我心里不安,所以我现在做好事”,想让自己的心里有些安慰,所以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总之,我们真正学佛信佛,那我们应该不要求任何回报地去帮人。我们懂的这些佛法上的道理也好,自己亲身经历的道理也好,毕竟要讲给别人,别人能不能接受是别人的事,但我们不是为了让别人知道我们是很会讲道理的人,不是要表现这个,而是发自内心地希望别人能明白我们的心,我们的良苦用心,希望能够感动到别人,通过感动而让别人改变,就这么简单。

觉得人活着没有意思啦这种想法,在城市里尤其多,条件越好的地方,压力越大。在一线城市生活的你们,是一些农村或是小地方的人的偶像,你们就是他们的一种梦想,甚至他们有了点钱,就好想到你们生活的城市来转一转,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对你们这些真正在一线城市生活的人来讲,乡村好像是最舒服的地方,你们会想“我这边什么时候放假的时候,就去哪个乡村,哪个山区,哪个山沟沟里坐一会儿,放松一下自己。”人生就是这样。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在追求人生理想的道路上,是找不到真正的幸福的。所以为了众生的解脱,为了众生的未来、快乐和幸福要有佛教,要跟他们讲佛,念经,让他们的心里有些平静。用争斗的方式,一直用思想上的争斗,还是用什么争斗,是永远战胜不了别人的。真正的战胜是,你不战胜别人才是战胜。非得要跟别人争,你争不出天下来。希望你们能明白。

问:师父您刚才说做任何事情都要不求回报,这个道理都懂,但真正做起来的时候,比如说,确实有的时候想着不求回报,但在过程中间,或者事后,在受到一些委屈,或者是别人不理解的时候,因为心里没有修到那种不在意的程度,所以肯定心里会有难过什么的这种感受,这怎么转化呢?我希望我不在意,但其实我心里头是在意的,佛法的那些道理我也都知道,可是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好像我还是在意,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办?

答:正常!真正不在意这些,真正做到了,那就是有一定的境界了。但是我刚才一直在说,说懂,你们都懂,但是咱们反反复复在讲,金刚萨埵我们念50遍,5万遍,10万遍,50万遍,这是为什么?按道理来说,你们真诚地觉得自己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有很多不清净的念头,有很多业力,念一遍也可以了,是吧,但为什么要念那么多遍?这就是让你自己习惯性地知道自己有很多错误。为什么师父让念这么多遍?因为你还有业力,念到清净为止,念得越多,你越会明白道理,这样你才会做到一些,才会改变一些。如果你做错什么事情,念一遍就行的话,会是什么感觉呢?就觉得上次我犯错了,但我已经念过了,所以现在就等于和没犯错一样,会这么理解。所以很多问题,比如你现在做不到,心里明白的道理,你做不到,行,但是你每次都要提醒自己,你做不到是因为你修行太差,但是你要往做得到那个方向努力,怎么才能做到它,要朝这个方向去改变自己,明白我的意思吗?

问:但是有时候就觉得特别勉强,努着自己往那个上面去使劲,有的时候它那个反弹的劲儿也会很大,这个过程是正常的,是吗?

答:那肯定的。一切都是按照你的习惯走,那等于你学佛是没有用的呀,是吧?你学佛和没学佛,都是按照自己平常的习惯和习气走的话,那学佛干嘛?肯定会有区别的。学佛之前自己留下来的性格,或者自己的习气,在学了佛以后,感觉好像自己要重新走一个正确的路,或者自己愿意走的路,那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勉强,也可以说你从不习惯到习惯的一个过程,这个差距肯定会有,但必须得这样。

刚才我也说过,咱们做任何事情,就是要特别简单,或者甚至不求任何回报。在西藏要好一点,它本身是个很好的学佛圈子,大家从小到大都知道怎么去念经,但是在汉地,说实话,完全是因为生活的压迫才去信佛,实际上你根本不懂,“我现在不知道干嘛了”,然后找找周围的朋友,说着说着,哎,有个朋友信藏传佛教,还认识个活佛,你就“好啊,什么时候有时间,你介绍介绍,把你的师父介绍给我。”“干嘛,为什么要把我的师父介绍给你?”“就想通过你师父呢,今年自己的生意不太好,今年自己的身体不太好,通过你的师父能够调整调整。”很多人是以这样的心态而去介入佛法和接近佛法的,按道理来说,不应该这样,但是刚开始,人都是为了自己而去寻找信仰,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好,是以一种很自私的心态。所以我们学了佛之后该怎么样呢?就是要面对自己的这种自私,你自己就是你修行的最好对手。你战胜不了自己,你永远战胜不了世界。

其实也很简单,但是就像你刚才说的,你不懂这个道理,不难,只要有人跟你讲过这个道理你就懂了,但是这个道理,你不光要懂,还要能做得到,那就很难,因为这需要一个过程,自己适应、习惯就好了。有很多人出家修行,这是给自己创造一种条件吧,更好的条件,但是不等于说,出家人就是好的修行人,不一定的。他也是凡夫,他也会经常犯错的。但是跟咱们比,他们有更好的条件,至少比你们放下的更多一些,去一个天天都能接触佛法的思想和教育的地方学习。

学佛,怎么学呀?就是要你慢慢地把习气和习惯全部改掉,变成跟他(佛)一样,你说呢?你过你的,他过他的,那你不是在学他,你信佛,只是你找了个保镖,“我有事儿我跟他(佛)说一下”,“你再惹我,我跟我护法说一下”,“我今天不顺,我跟师父说一下”,你不是请了个保镖吗?这个不叫学佛。如果学,你是按照他的思想,按照他的观点去跟他学,你成为跟他一样了,这叫学他,所以我们说,上师相应法,是吧?天天让你们念些咒语什么的,就是让你们从内心深处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这个是有过程的。

我一直没有对弟子提出过什么要求,说从今天起,你们不许吃这个,或者你们不许喝那个,我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你们,是因为我没有资格让你们怎么怎么样,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变了。在古代,我是你们师父,你们不听,我不光是有资格说你们,我还有资格打你们,但现在21世纪了,我不要说管你们了,我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了,非要跟我平等(笑)。所以现在是时代变了,我就没有权力说必须怎么样,但是你们内心深处自己去想,你觉得自己在佛法这条路上走的时候,应该给自己定一些什么样的目标呢?

有一次我跟大家讲过,2003-04年那会儿,我见过的一些学佛人挺神的,要跟我比个神通啊,或者问:“师父,你觉得我前世是什么啊?”在南方我记得有一次,特别搞笑,有个老板,很有钱,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哎,活佛啊,你把我开个光吧。”开光我们一般是对佛像,开完光,它就更有加持力。把他开光了,他呆会儿把自己供起来是吧(大家笑),开玩笑,就是那时候大家都觉得学佛比较神奇,比较神化。

所以我以前对你们的唯一要求就是:简单化,你们不要从一种很神奇、很神化的角度来学,见到活佛就特别追求神化,我把你们从那种想象空间里拉回来,拉到一个很生活化,拉到一个跟人距离特别近的学佛道路上,然后现在再把你们从这个里面拉出来,再走出现在这个神话,走出现在这种太轻松的状态。现在你们太给自己空间了,就像你刚才说的,稍微有一点别扭你就觉得这样好像对自己有点太勉强了,这个也对自己太好了,不要这么一点勉强都不能接受,那不行嘛,是吧。有些该勉强的还是要勉强,因为你一身都被贪嗔痴慢疑所围绕着。真心来讲,咱们这里边谁不会讲道理啊?我相信你们都会有一套一套的道理的,但是真正有道理的有几个人?真正说到你自己头上的时候,都会有个自私的心,谁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放下啊?一切都上供下施,什么都不要?放下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地位,甚至你自己都不把自己当成人,谁能做得到?所以咱们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说。

不管自私也好,或是什么也好,日子先过着。自己爱的人还是要照样爱的,但是,希望你们顺便能够平衡好,希望你们能够更好地找寻一些让你们真正快乐的做人的意义和价值,不然的话,现在的人生活和社会的压力太大了,所以有时候就觉得生存好像也是一种勉强,勉强让自己活着。现在我觉得有一些年轻人,90后的那些没有见过战争、没有见过以前受过的那些苦的孩子,他们很多人会觉得:“哎呀,真的要让中国跟别人打起来多好啊!”会期待战争,觉得现在这样活着太没意思了,应该打一架。但他们根本不知道面对现实的时候,战争的残酷,中国70年代前的人都会很明白的。希望不要有这些战争。为了能够有个安定的生活,有个安稳的日子,所以要好好地改变自己。改变世界从改变自己开始。

问:师父,我接着她的问题说,她刚才说她付出但有时候得不到别人的理解,我也遇到过。我不是为了自己的事情,但是我有一个同事,他看我就总觉得我是为了自己,其实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大家,但他认为我是为了自己。他跟别人这样去说我的时候,我心里是很难过的,然后我念金刚萨垛,也观想他。在修的过程当中,我流泪了,不是为我,我感觉是为他而流泪。未来我继续这样做的话,我和他的关系是不是能有所改观。

答:我刚才也说过同样的一个问题。咱们做任何事情在于改变自己,是为了能够帮助到更多,这个时候如果别人不明白,我们不要因为他不明白而痛苦,不用。因为总有一天,他都会知道的。人本身就是这样,会反应慢一点。

以前曾有一些很有思想、很有内涵的人,为了给别人讲他的思想而出了些书。出了书之后,别人不能理解他的思想,而把他干掉了,这种有很多。但是这些人去世二十几年、三十几年、一百多年之后,后世的人都特别崇拜他们。比如,藏区有个学者叫更敦群培,他在藏族学者里面可以说是接近宗教的,但他更接近的是人生活中的事情。他的思想非常超前,因此在当时藏族人自己管辖的区域内,藏族人打他,把他关入监狱。他从监狱放出来后不久就死了,就是这样一个成就者。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藏族所有有学问的人和所有喜欢藏文化的人都会把更敦群培供起来,家里都有他的照片,大家都在学他的思想。

所以,很多时候为别人做一件事情,以及真心真意为了别人好的时候,只要你内心里觉得:是!你也知道是为了他,那么不需要让别人知道,也不用让别人知道,有一天他会明白的。如果有一天别人还是不明白你做的事情是为了他好,那可能是你自己的方式有问题,而不是别人的问题。

你为别人做一件事情,能让别人明白,那是太难了,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有多少人会相信你?不论你做什么和怎样做,你再为别人好,现在这个社会很多人绝对都会怀疑的。现在帮助别人,扶他一下,他都会觉得你为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现在人与人之间完全没有真正的信任,没有了。就像在大街上,一个老头或是老太太倒下去了,大家都不敢去扶,因为你去扶的话,他/她会耍赖,说是你把他/她弄倒了,出现过这样的事情。现在有些人想做好人都难,这个是我们面对的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状况,我们也不去管它了。反正,好人从自己做起。内心里是好的,你永远是好的。

问:我有一个毛病,就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的时候,我就非要跟那个人接触,观察他/她,我的朋友说我有病,把时间和精力耗在这上面不值得。但是我这么耗时间,在观察他/她的过程中,我也理解了他/她,对他/她的恨也放下了。我不知道我这个是有病还是什么,这么往里搭精力,花时间去关注那些人。

答:不能说有病,只能说方式很特别。总之,都可以啊,有这种病也挺好的。其实人最关键的是能让自己变好,而你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都无所谓。如果说天天自己给自己扇个十巴掌,最后把自己扇清醒了,别人看着很奇怪,“为什么每天都要扇自己巴掌”,但是如果这样最后能让自己清醒也是好的呀。所以说不管什么手段、方式,别人的认可或者理解是别人的事儿,对自己真正有用没用,这个才是关键。你用这样的方式真的能够让自己清醒,让自己开心,让自己懂更多的道理,通过这个能够清醒自己,那是好的呀,没问题。

问:我有一阵子自由的时间比较多,所以那段时间我去寺庙、坐在那儿念经的机会很多,我发现那段时间的加持力比较迅速,整个人会比较清净,那是我到目前为止为数不多的一两次知道什么是喜悦,什么是发自内心的幸福。到后来,我就感觉我比较追求这种所谓的心里的清净,以及这种喜悦的感觉。后来我发现自己有点执着这个东西,就是我跟哪个人接触之后,我自己情绪有点不稳定了,不开心了,我就特别反感。我这方面是不是有点太执着了。

答:是的,当然是。人的清净,内心里的一些幸福感受,觉得很快乐,这些和环境,和身边大家交流的话题等等都有关系,但是最终真正有意志力,也就是自己的定力吧,这个是最关键的。很多让你一瞬间,或者一两天感觉特别幸福的事情,不等于说是真正可以坚持下去的。人是可以幸福的,幸福感是有的,但怎么去坚持,怎么去实现这种真正的美,这个还得靠平时体会,用心去学和修。

每个人都不同。比如对于有些人来说,在很安静的环境里这么呆着坐着,可能他觉得很清净很舒服,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还真呆不住,坐在那儿他的烦恼反而会越来越多。所以,每个人内心的情况不一样,心理素质不一样,能接受的东西也不同。自己会有一些反反复复的变化,但不要紧。总之,坚持修行,找到一个好的平衡点。咱们每个人都应该找到一个自己内心里觉得最舒服的平衡点,然后去生活。这个平衡点——就是说虽然我不能放弃一切,但是我也不会贪到什么地步,底线是我现在只要能有这个,比如努力买辆车,有这个车了,我就不要其他的——有个这样的底线就好了。让我们不要房不要车,什么都不要了,这个可能很难做得到,但是有个底线就好。OK!你怎么脸红了呢?

弟子:因为我最近就努力买了辆车。

问:我这次回去家里,看到我姑妈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眼睛也有问题,我觉得她好可怜,我想知道我该为家里这样的老人做点儿什么,好让他们身体健康,活得轻松点。

答:现在咱们主要是放放生,念念经,去寺庙供僧什么的,像这些都是为他们好的事情。他们也可以去寺庙里拜拜佛,在佛祖面前求求平安。不过到了这个年龄,说实话,没什么不平安的了,时时刻刻要面对的是走的时刻,而不是求平安,对吧?所以希望他们能够更幸福一点,更开心一点,更少一些身体上的苦,为了这些,多放放生,就这样。

问:我在生活上也没什么愿望,比如说买房子什么的,学佛我好象也没有针对的点,我没什么高兴和不高兴的事,回家就是看电视。我觉得很自责,浪费了很多的时间,我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呀?

答:你这样的心态,很应该好好学佛。自己有很多的希望和对未来的向往,这是一种压力。但是一个人对什么都没有太大的向往,那也会是一种负担,因为你不知道人生为了什么。你信佛了,那就通过佛法,找到一个生活的平衡点,自己人生的平衡点要找回来。很多人都是有各种原因才学佛,但是我们学佛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你作为一个人,什么才是你人生中应该做的事情?人要找到这个,最终是在找这个点。

咱们这辈子能做人,其实是很难的。人身难得,得到了要珍惜,但是这个你要怎么去想呢?你想想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各种各样的生命,包括小虫子,还有动物。在这些生命中,从比例上来讲,人有多少?在人里边,能够生在有宗教,或者有信仰的地方的人,比例又有多少?有信仰也有信不同宗教的区别,真正信佛教的又有多少?按照这样的比例来说,这就是佛教上讲的人身难得。这样难得的人身得到之后,见到活佛,听闻佛法,到寺庙朝拜,能够有这个条件,这个缘分的,又有多少?

我们都知道,人身有很多不同的状况,比如天生残疾的,天生聋哑的,天生畸形的。我们什么都不缺,不缺胳膊不缺腿,能得到现在这样一个人身,已经很难,要很满足。既然得到了,我们怎么去生活呢?有些人有自己的梦想,有自己的追求,那行,从这个开始。比如你想有钱有权,还是怎样,这就是一种目标。朝这个目标慢慢前进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哦,天下有那么多老板,但原来不是人人都可以当老板的。你就明白这个问题了。你坎坎坷坷碰到很多问题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很多人不是因为学历支撑起了他/她的事业。很多很有钱的人没上过学,很多特别有文化的人没有钱,这个根本不是有没有学历的问题。那是什么?就是福报,也就是命运。那我们就要想想,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里呢?那就要好好学,积累自己的福报、功德,增长自己的智慧。其实你想一想,真正打天下的人,哪个是自己拿把刀去打下来的?他是借别人的刀,让别人打自己想打的天下。你们说呢?所以很多是智慧、智商上的东西,真正有这个福报。他是用一种技巧和方式得到他的一切。

回到信佛这个话题。在这么大的世界里,你能到佛教的一些圣地去,这就是你自己不同于其他人的一个很好的福报,那你怎么样从这个开始?你就是要去找到自己最想要的,然后求佛菩萨给你一些加持,求活佛给你一些开示,你在这里面慢慢会得到一些答案,会感觉到:在这种场合,在这种心态,在这其中我很幸福。

然后,从自己的一些幸福的感觉开始。其实很简单,就是找到一两次让自己感觉比较好的一些点,然后慢慢往前,就是这样。感觉比较享受啊,比较温暖啊,比如在这种场合感觉比较舒服,这就是一些幸福的点,这个也是生活和生存的一个意义,然后慢慢地找到自己真正的自在,或者自己活着的真正的价值和意义,慢慢地去找寻。

总而言之,人这辈子,生在这个世界上,碰到这么好的一些机会是很难的,要抓住这个机会。先从生活中一些小小的希望开始,你慢慢会知道真正的大的意义。释迦牟尼佛刚开始学的并不是佛法,而是印度教什么的,后来慢慢觉得自己做的所有这些都没有意义,原来自己真正要的是那样一个境界。现在咱们学佛也一样,刚开始很简单,就是想开心一点,为了开心而学佛,觉得这样挺开心,那就从这种开心入手,慢慢地去认识做人和学佛的真正意义。第一步,要靠自己的缘分。后来的真正的境界要靠自己一路上的改变,用自己的意志力慢慢去改,一下子谁也做不到。

刚才你就说了几句话,我没有了解过你的生活,也没有了解过你,但是你刚才说的几句话给我的感觉是什么?你说你没有太多的要求,要车要房要什么,都没有,但是这句话反过来也说明了你生活中的压力,或者对生活的不满——也不是不满吧,可能是自己缺乏生活中的幸福感,有一些落差吧。很多人都是这样,他放下了一些东西:“我也没有很大的需求,只是想要一个什么什么,但是有时候我连这个也得不到。”他是一种对比一样的。但实际上并不是说,你没有太大的目标,没有太过分的要求,你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也不是这样的。自己有这个能力和福报的时候,你想要多大的未来都会成功实现的,但是自己没有福报,或者自己还没有找到这个点的时候,虽然你不想要很大的,只想要个很小的,但这个很小的也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压力。

我们不管学佛也好,修行也好,还是日常生活,如果会分析、会总结,那可能会得出不少的认识和更深的体会,会成长,会成熟。但是如果你老不总结,老不分析,可能这个时间不知道怎么也就过去了。自己平时学开示,或者念经,念了二十分钟,内心里比较安静的时候,有时间的时候,自己好好分析一下自己在做什么,该不该做。曾经我跟每一个弟子都说过,很简单,学佛中,做人是最根本的,所以我们要做一个好人。一个人该负的责任,我们尽力去完成。在很多事情上,我们会有困惑。如果身边有大师,有这些有经验的人,我们就去问问他们;如果没有,那我们自己好好分析。

问:学佛这些年,我的体会是自省和因果很重要。我自己从一个特别孤独封闭的状态走了出来,在以前我觉得我一直用爬的,等我走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前20年我没有自立的能力。没有自立的能力,我就没有自省的能力,但是人又很倔强,听不进去别人说的任何话,那个过程特别痛苦。我一直觉得我比别人痛苦,要不然不会每次师父来的时候,我会有那么多的问题。痛苦没有逼到那儿,我就不会那么急迫地去说。因为我是这么走过来的,我感召过来的很多缘,就是身边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子,我特别想帮他们走出来,因为很多人跟我的关系都很亲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帮他们。原来我看过一本书,叫《家族性的回忆遗传》,在之前我还看过一本心理书,叫《癌性格》,听到这些词儿的时候,我就很绝望,但是当时我没想到我走出来了。我知道那些人会有多痛苦,我不知道怎么帮他们。

答:最主要的还是你自己走出来。只要你走出来,你能帮到的人,肯定可以跟着你一起走出来的。但是帮不上的人,不要说你,谁都帮不了,人就是这么倔强。其实有时候人的痛苦并不是说没人帮忙,而是因为他太倔强了,这种也不叫自信,只能说这就是他的因果或报应,他可能就是这个命运。很多人愿意帮他,但是对于想帮他的人,他并不一定理解(别人的心),所以说就看缘分。

我每次看到你,都觉得你越来越好。这次看到你,我真的觉得很有进步。身体也好了,对吧?

弟子:我自己也感觉到了。不仅是我自己,我身边的人都感觉到了这几年以来我的变化。但是我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下了很大的功夫,才走出了那个痛苦的状态。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理解,没有经历过的人不知道中间有多难,多么折磨人。如果没有走出来,没有走到自立这步上面,其它的努力都是作废的,根本谈不上什么自律,自省,自强,那都是瞎掰。但是本身人的那种固执或者业力特别强,他就困在那儿了,他自己其实也很痛苦。

师父:对。

问:然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能不能尽点力。

答:教育别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做好。一个人想跟什么样的人学,你们知道吗?跟自己一起混过的人,或者说自己的偶像。看到这个人从跟自己一样到跟自己不一样,看到他的很多变化,看到他的能力和努力,这就是最好的一个榜样。就像你,现在很棒,以后要更好、更棒。你做好,对身边这些需要你帮助的人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具体怎么去帮他们,看因缘。其实有时候就是缘分。比如说,今天在这里的人,有些可能真的对我很有信心,有些可能对我有偏见,但是不管怎么样,今天可以面对面说话,这就是我们的因缘巧合,有这个缘分。因缘一到,我今天就有缘分跟你们说说我的心声,我的心里话,但是具体你们能不能听进去,能不能帮到你们,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帮别人的时候,让我跟每个人都打电话,通过各种方式把人找到,跟他们交流我的心得,可能我也创造不了(这个条件),甚至可能也没有人过来,但是缘分一到,该来的都会来。

人与人之间从认识到接受,会有很多的坎坎坷坷和分分合合,都会有,但是有缘人总会再回到你的身边。他绕一大圈也绕不到哪儿去,因为缘分在这儿,就是这样。所以,现在你的心态什么的各方面都走出来了,这样就很好。想帮这些人的话,那就看你的感觉,你觉得今天想跟他讲一下,觉得能跟他讲进去,你就讲;你觉得没有,就不要勉强。你就按照一个感觉走。有的时候,就是一个感觉。没有感觉,就不要说:“啊,我要用什么样的技巧或是什么样的方法帮他呀?”那是很难很难的。不是说不行,很难。

问:您刚才说跟着感觉走,这个我也是纠结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是我也觉得这个很重要。我跟大家在微信上也说过,有很多时候我就觉得有特别明显的好转,机缘特别巧合,就那么巧妙,那么顺当,好多的问题和困惑迎刃而解了。然后就是,我这么长时间都是泡在净土法门里面,我听到的,我看的光盘,所接触的人和居士,基本上都跟净土法门有缘,我自己也下了很多的功夫在净土法门上,因为我能够感觉到很多的加持,完全是阿弥陀佛的力量,只靠我自己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但是有一次我在微信上说,我不知道怎么区分是师父的加持,还是阿弥陀佛的加持,然后就有师兄跟我说,师父跟阿弥陀佛是一样的。但是从我这儿,我还是特别明显地感觉到阿弥陀佛的加持和师父的加持还没有融合在一起,就是不一样。

答:这些都是学佛中不必要给自己添的麻烦,这个不光你,很多人都会有。实际上,谁加持有那么重要吗?最重要是你在学佛。也许,你相信是谁都可以,无所谓,我曾经跟我的一些弟子也说过。那些坚持到今天的老弟子们,他们坚持下来也是很不容易的。我有很多老弟子,大概七八年、近十年没见过我了。天下不是只有我这个师父,不是只有我这个活佛,有很多!你跟谁有缘,你对谁有信心,你都可以跟着他走,但是你要记住的唯一一点是,学佛的道路上你不能走歪路,不要神神叨叨,最后弄得自己的生活都成了一个问题,自己的人生都变得没有了意义。那样的话,你这辈子学的是神叨,真的不是人了。所以,关键就是自己对谁有信心,以及自己有一个进步。到底是谁的加持,这个是你不必要的一个烦恼,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了。你觉得阿弥陀佛很有加持力,当然很好啊。法身、报身、化身,有这个概念,那活佛是从谁那儿化身来的,这个问题不用去烦恼,其实没有关系的。

以前华智仁波切有本书上讲过狗牙成就的道理。有一位老妈妈特别信佛——这个故事我给老弟子们都讲过——她的儿子是做生意的,经常往尼泊尔、印度那边跑,那边经常有一些佛像或者加持品什么的。老妈妈就对他说:你经常跑,你一定要给我带个能让我磕头的加持品回来。老妈妈老跟儿子说,但儿子总是有很多事,做生意的嘛,事情比较多,所以老是会忘掉。有一天,他快到家了才想起来,但是那一次他妈妈说过:“如果你这次回来不带个加持品或是佛像什么的,我死给你看!”他就特别害怕,因为他妈妈是特别固执的人。那怎么办?他看见路边有条死狗,他就把狗牙拔下来,包在哈达里,送给了妈妈。这个儿子不是不孝顺,但是他妈妈给他的威胁太严重了,用生命威胁他,但他还是忘了,所以只能这样。他就告诉老妈妈:这是佛牙。这个老妈妈对任何活佛或是佛菩萨都会有怀疑,但是不会怀疑自己的孩子。这就是母亲对孩子的爱,这种真诚和真心是最伟大的。母爱、父爱这种爱都很伟大,他们是付出一切地爱你,真心诚意信任你。所以,老妈妈就很相信呀,她的儿子说这是佛牙,于是就把它当成佛牙供着。最后她不光因为给这个狗牙天天磕头而成就,这个狗牙也真正变成了佛牙,生舍利子,发光,有很多的瑞相。这就是来自于母亲对它真诚的信心。

所以,谁对你有加持力,这个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觉得有加持力,这个是最关键的,好好地学佛。你们对我再有信心,但师父能活多久,你们知道吗?肯定不知道。所以,如果真的相信我,那我的一番话,或者我真心地面对你们跟你们聊天的时候,我说的一切你们记得住,这就是对师父的尊重,对师父的爱。但是这辈子,我们有多少次这样聊天的机会,我会活多久,这个都是很无常的事情。所你们学佛,目的不是为了弄清谁的加持力最大,到底是师父好呢,还是阿弥陀佛好?是阿弥陀佛厉害还是师父厉害?师父跟阿弥陀佛是一体的吗?一样的吗?你不要这样去分别。也许是一样,也许不一样。这个有那么重要吗?

问:我觉得,如果修净土法门的话,就念一句阿弥陀佛,今天你该做什么做什么,晚课就念阿弥陀佛就可以了。但我特别害怕我在您和阿弥陀佛之间做取舍。我念阿弥陀佛念得挺好的,我挺舒服的,但是我还是有困惑,所以我需要有人给我更多的答案。我就怕我哪天一定要做这个取舍,我害怕师父说:你要念这个咒,你要背喇荣课诵集。以前要求过,我也没去背,因为我觉得念阿弥陀佛有作用。我有这个担心。

师父:好的,你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非得要分个上下来。

弟子:或者说,我只念阿弥陀佛,然后过来听开示,可以吗?其它的,我先放下。

师父:什么东西放下?

弟子:咒、喇荣课诵集这些我先放下,我就念阿弥陀佛,可以吗?

师父:当然可以,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就喜欢最简单的?对自己太好了。我开玩笑啊。行,没事,可以。但是我跟你讲,真正要学好什么东西,从佛教的道理上,或者对真正的佛法修行者来讲,只有佛菩萨或是自己的上师开许,从来没有说自己开许自己的。但是现在这个时代不一样了,我刚才一直在说嘛,二十一世纪了,大家都要平等,所以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行吧。就像你刚才说的,其实你觉得阿弥陀佛,一天只需要念一遍,或者是一百遍吧,不管是多少遍,总之,你觉得念经没有念阿弥陀佛舒服;而要减轻一些烦恼,你还是需要到这里来听开示。都可以,没事,关键是只要你觉得这样舒服就行,自己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问:有句话叫“我特别想四大皆空,但我更想大闹天宫”,我发现自己执着的时候就总想大闹天宫,闹腾自个儿,像孙悟空那样,但最后还是被师父收了。我觉得在修行过程中,自己要死要活的时候,这个就是“我”在作怪,放不下我自己想要的东西,放不下执着,“我”是老大,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快上天了,真的就是大闹天宫的感觉。怎么才能把自己摁下去呢?我祈请上师,坚信师父在,我能走出来的时候,那个想法会淡下去,但也不是总那样,求方法。

答:这个世界上谁是比自己大的人,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心里最相信谁,你心里最认谁,谁最大;你不认,谁都没有你大。所以不管是信佛也好,信师父也好,在中国传统文化慢慢没有了的情况下,对老师、对师父的敬意,对父母的敬意自然也慢慢少了。但这些传统文化具体好不好呢?你们都是有文化的人,你们都是有经历、有经验的人,你们自己去分析,这个根本不用师父去说。

修行的这一路上,就像刚才一个弟子所说的,很多佛法中讲的道理,只有在你平时生活中碰到一些事情的情况下,你才会去想,用这个来对比,这是个很好的方法。

其实上天堂或下地狱,很多是在于哪里?就是不同的人的福报或者每个人的心态。就像我们所说的甘露,你对一个师父特别有信心,比如说我,你们对我真有信心的这一天,我给你一杯茶,说这是甘露,你喝下去,它不光是甘露,而且也许你心里的很多病真的可以治好。为什么它有这个能力?在于你对佛法和上师的信心。如果你对佛教也好,对活佛也好,没有信心,那它就是水。所以我们很多时候说,地狱是一个比喻,地狱里一天生死几万次的这种痛苦,存在于人间很多人的心里,有这种感觉的人太多了,很多人在心理上会有这种痛苦。天堂般的生活,地狱一样的折磨和痛苦,人间少少的一些乐趣,都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在自己不同的一些调整,自己不同的进步和退步中。但是你认不认识,认不认可,这是你的成长过程,你去认识这个事情也是一个过程。你不去认识它,你觉得很正常,那也行,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你想想,为什么真正的科学家、艺术家,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会融入佛教的理论,甚至他们会信佛。现在你们想想,国内外多少明星都是信佛的?中国人最喜欢贬低自己的人,最喜欢贬低自己的东西,说佛教只是个宗教,跟所有在中国的其它宗教都是平等的,都是宗教。但实际上,佛学是中华民族文化中不可缺少的主题。说到中国文化,少不了要用到佛教中的很多词和很多的道理。好一点的那些宗教,都有一些它的根据,而改编后有小小的区分:这是我的宗教,这是他的宗教,这是我的门派,这是他的门派,但是佛法讲的是一种哲理,它可以用科学来验证,可以从科学的角度讲清楚,所以是无上的智慧,我们在学习的是这样一个东西。那我们要看怎么去学它,怎么去用它。你只说佛教就是个信仰,他信伊斯兰教和你信佛教是一样的,我们两个人不同的信仰其实是一样的,那说明你就是一个差劲的佛教徒,你根本没有去认识过自己的宗教,你根本没有去认识过你学的哲学道理。佛教在讲的是最美的人生,至少,是吧?但是你只是把它当成宗教信仰,拜一拜就完了。

你看看,基督教的教堂里面有什么?伊斯兰教的清真寺里面有什么?佛教的寺庙一进去又是什么样的?它里面所有的形象,那些画也好,佛像也好,你觉得这些都是随便造的吗?不是!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有不同的手印,不同的表情,这些都是有历史背景,有说法的,是真正修行清净到见到报身像的成就者看到的,是有说法和一定的含义的。

每个人想得到的结果不同。有些人就是喜欢庄严壮观,这种可以摄受他,他喜欢拜在这种门下;有些人特别喜欢简单,风格越简单越疯狂他越喜欢。这些是每个人不同的接受方式,但最终我们学的是什么,这个要懂得。

你们现在是信佛人,而且是一直在坚持的学佛人,但你们现在也是还没有放下人的各种需求的学佛人,所以你们要过好自己的日子,过好自己的生活。生活带给你们一些幸福,然后慢慢再去认识佛法的意义吧。不要学佛学得没有进步,生活也过得不快乐,那你在干嘛?活着有意义吗?没有意义。所以,最简单地讲,是个人,应该会过日子;是个人,应该会承担自己的生活;是男人,扛不起一个国家,应该扛得起一个家庭,这是男人的责任。所以我想,大家好好负起责任,好好过日子吧。在过日子的过程中,你有一些小小的精进,能够体会一些人生的道德,体会一些佛法的道理,能开悟,打开自己的智慧之门,能这样最好。至少要过好每个人自己的生活,我们从一个善良的人做起。

今天我说了那么多,大家有没有记住一些,对大家有没有一些用处?我希望有用的东西记在心里。说的太多了,你们不可能记得住每一句话,也不一定每一句话都有用,但是只要觉得有用的,你们就记在心里。

这辈子,日波益西在藏传佛教中是个很差劲的活佛,但是是一个很用心在努力的活佛。十年前,我的老弟子们皈依我的时候,我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但是这十年来我体会了很多的人生,我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付出了很多代价,这是我的真心话。但反过来说,这些也是人不理解我的地方,但无所谓,我没想过要多少人相信我,我只是想着要去做我自己该做的事情。我并不想过那种被别人追杀的生活,我是为了完成自己该做的一些事情。今天有很多新来的人,我这句话说的有点严重,可能一说大家都懵了,所以我还是小小的解释一下,我的老弟子们都知道,但是咱们这边的工作人员可能被吓到了,是吧?

现在的人是很小气的。我想说的是,我的工作是为了有多少弟子吗?不是。为了有多高的地位?不是。我的工作是为了让佛法能够流传更长时间,能够延长佛教的生命,这是我的使命,我该做的事情。具体能帮到多少人,看缘分吧,希望有。这个时候,难免会碰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佛教自己的问题:佛教内部利用佛法吃饭的人,利用佛法争面子、争地位的人。在中国有多少高僧大德?但是这么多高僧大德,最终他们寻求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里面有很多不负责任的事。你是个普通人我能理解,你是个高僧,我不能理解。我觉得你应该抛开外在的这些需求去做一些事情。何必非得坐在法座上?非得要个什么委员,或者什么地位和名字?非得去大学讲课,非得出多少本书?这些说难很难,说简单很简单。哪一本书不是在以前的书的基础上写的?只是换一种话题,换一种说法,都拿以前的书加上自己的一些想法,这样的书很容易出,但是对众生有没有利益才是最关键的。

佛祖说过,佛教不会被任何外来的宗教或思想打败,只会被自己内部的人灭掉,我觉得这句话很对,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写了一本书,书名叫《我不是活佛》。我为什么说我不是活佛?我说我不是活佛,顺便我想说你也不应该是,他也不太是。释迦牟尼佛说了,是不是真正的成就者和佛,只有他和跟他一样境界的人才能知道。难道我是吗?我不是。但是我为什么说他不是活佛呢?我在说一个道德问题:你是个活佛,行,首先从你现在的行为和做法上,你不应该拥有这个名字了。你说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众生,可以,我相信你,但是,这个时候,要付出代价,那就是,你的方式只是你的方式,但你不应该再用这个名称或这个地位了。

就像我,我在有些人的心目中,是活佛,这我不吹牛,因为我帮助过很多人。帮助他的时候,在他心里我就是他的菩萨,但是从我的行为上,有更多的人理解不了我是活佛,所以我不能跟他们说我是活佛,我不能解释,我就说我不是活佛。从此,你就不要把日波益西当成是活佛,因为你不信,我何必要让你信呢?我在做我该做的事情,你信不信我,对我来说无所谓。我为什么非得为了这个法座,为了这个寺庙主持(的位置)而一辈子把自己困在那里?我在给别人说自在,我在给别人讲自由,结果我自己困在那里,天天出门都要被看着,何必呢?没有必要。各自做各自能做的事情就行了。但是这么一说之后,有些人确实就是吃这个饭的,他们难免会很生气:“日波益西这个人把我们的饭碗直接打碎了,不能放过他。”有些人会有这个心态。

但是我在想,慢慢的,有些人会理解我的所作所为。认证活佛是从第一世大宝法王开始的,但是之前没有活佛吗?有啊。其它佛教国家都没有活佛吗?汉地没有活佛吗?有啊。那为什么没有认证?那是因为没有这个传统习惯,没有这个意识。从第一世大宝法王开始有这个意识,很好啊,我觉得认证有代表性的一两个就够了,因为越多越乱,真假分不清,好坏分不清了,何必呢?你真的是个佛的话,你干吗要图名?你到轮回是过来帮助人的,或者你到轮回是要完成你的使命的,不是过来当官的,不是过来搞迷信的。能做到哪儿就算哪儿。像我,说实话,今天我坐在这儿,比你们高,拿着话筒讲了一天,我很荣幸,今天有这个机会,能把自己的心声讲给愿意听的人,我觉得很高兴,但是有一天,我讲话的时候,哪怕听的人越来越少,我也不介意,无所谓。哪怕只有三个人在下面听,我一个人在这儿讲也可以。主要就是讲到最后,对大家有意义。

这辈子,有很多信佛人过来拜你,这个并不是特别难的一件事,但是这辈子真正好好带出好徒弟,最终跟随你到法界,一世成就,最终有人真正跟着你一起成佛了,这个很难,你说对吧?所以咱们不要勉强。我刚开始到汉地的时候,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懂,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对弟子们好,甚至我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那个时候我一句汉语都不会啊,但是我知道他们很真诚,我真的一直觉得你们学佛的这些人都特别真诚,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帮你们,我怎么做才是对的,因为我不了解你们的文化和习俗、习惯。当时我刚来的时候,很多汉族弟子问我的问题我都觉得:“人怎么会这么想呢?”因为在藏地,藏族人的需求和习惯跟汉地的区别特别大,但是慢慢的,现在好像变成汉族过着过着还过明白了,有很多还过得挺好,反而都觉得挺知足的,藏族开始坏了。现在很多藏族小年轻,他们会:“啊呀,这个念经是怎么回事儿啊?”或者突然会来个藏族以前没有过的一些思想。说实话,藏族真正不懂佛法的,没有,但是他们就喜欢装得不懂,就觉得这样特别时尚。他们觉得把头发染成各种各样的颜色,化妆化成什么样,这个很好,一说到念经就装着不懂。对我们藏族来说,念经是比较古老的一个习惯,一种传统习惯,但他们觉得传统的就是落后的,外边的都是时尚的,他们就开始装着不懂。

很多藏族人,甚至说有点儿文化的藏族人,我都问过他们:巴扎嘿是什么意思?很多人不懂,说巴扎嘿没什么特别的意思。这就像中国文化去哪里学?到国外去学。为什么?因为中国人忘了,没有注重自己的文化。现在中国开始喜欢中国文化了,为什么?它值钱了。可是有必要那么现实吗?但现在真的就是这样。什么东西值钱了,就注重它了,可以搞一搞。中国人现在特别注重文化了,在推广文化,原因很简单,他们觉得现在开始这个可以炒一炒了,不然该挖的,挖光了,该炒的,炒完了,把一个佛珠都炒得那么高,大家现在就这样。

很多东西,要很现实地、很客观地去看它,那它会有不同的一个魅力,会有不同的一些东西;要是把它说得很神化,炒得很神化,它也会有不同的魅力。所以我觉得,总之,对于活佛来讲,他有一个不平常的智慧就够了。不会飞,不要紧;不会神变,也不要紧。你有智慧,你就能做好这辈子该做的事情。活佛不要活得很傻,被人玩儿,天天被人安排。本来活佛应该是比人强很多的,结果被人玩了,天天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天天让你去哪儿就去哪儿,天天安排你怎么就怎么,这个我就觉得活得比较失败。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我玩不动别人,也不要别人玩我(大家笑,鼓掌)。所以我就喜欢自由自在。

今年在西藏开过好几次什么学者会啊,活佛会啊。现在有微信了,又有好多活佛群,在里面我绝对是所有人都不赞同的,因为我们说不到一块儿去。我跟他们说,不管是什么会,我敢理直气壮地说话,你敢吗?因为心里没底的人说话,都不敢理直气壮;心里有底,管你能不能理解呢,总之我是真心的,我的心里是有想法的,我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我以前不懂人,现在特别懂,这是我经历了十几年风风雨雨得来的一个成就吧。以前我不要说汉族的生活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都无法理解和认识。现在我懂,我很明白,每个人想要什么,我都了解。平时我们按照自己的需求去讲课,按照自己的需求去学佛,然后慢慢在这里面去找寻自己成就的道路。佛法的大道理也要讲,人生的小道理也要明白。不能因为佛法的大道理而把我们生活中的许多小道理给盖住了,这样不好,结果会很惨,因为你还没有放下,会后悔失去的。

以前有个汉族人,可能有点钱,把自己所有的财产,包括车什么的,全部供养给佛学院,然后他当和尚去了。他出家之前供养的时候,有很多堪布活佛对他好,近距离说话,结果他当了和尚后,突然发现那些老师啊,活佛啊,很少能见面,也没什么人搭理他,他整天就跟一帮学佛人,一帮和尚在一起。他觉得,怎么会这样?开始后悔了,开始说别人坏话了。但是,这个怪谁呢?有人会说,也许要怪堪布活佛,他有钱的时候他们对他好,没钱的时候不理他。也会有人说怪他自己,谁让他还没有放下就捐出去了呢?但实际上,这就是因为大道理掩盖了小道理,用一个很大的东西掩盖了自己的追求,好像你能放下,但其实你还没明白。所以我一直跟你们说好好过日子,该怎么玩就怎么玩,这个时候,你会慢慢明白人生的。就像以前,我记得很多老弟子说:“师父我从学佛之后就不喝酒了,但是我特别想喝,我能不能喝点?”我就说:“可以啊,我们一起去喝。”喝着喝着,后来很多弟子都说:“师父我戒酒了。”这不是挺好吗?与其勉强跟你说:“阿弥陀佛,酒是不能喝的,你作为学佛人不应该喝酒。”但是你一直馋,你是没喝酒,但你一看到酒,就特别想喝,这其实是你的念头没有打掉,又何必呢?没有意义的。有一天你真正放下它的时候,是你看透它了,那才叫真正放下了。所以,看透,是很重要的。

人是很厉害的,不然的话,世界不会变得这么大,都是人造出来的。各种想象,各种文化,各种努力,各种的坚持,最后,世界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前很原始的时候,衣服都是树叶子兽皮做的。所以人很厉害,这不是小聪明。这些诱惑也很厉害,我的意思是,这些东西的诱惑也很厉害。生活很原始的时候,可能还真不用讲现在这么多道理。但现在,看到我的同事、我的同学或者谁出名了,发财了,眼睁睁看着别人成功,自己也受到诱惑而一直陷在里面拔不出来。但是你有没有这个命,你自己去想。自己不是这个料,你就不要非得勉强自己;但是你自己有的,自己所能做的,你也不能贬低自己。这辈子人还是要活得比较自由明白比较好。

好的,今天该讲的,不该讲的,我都讲了。我的故事就不讲太多了,因为我的故事都太好了(大家笑),开玩笑,老弟子们都懂。总之,佛教我们要信,我也信,必须信,但是我们也要清清醒醒地去学,要很清醒,就是这样的。其它我也不知道讲什么了。去年有一些人跟我说,你是佛教里面很叛逆的一个人,是这样评价我的,说我很叛逆。其实我一点都不叛逆,我不是在叛逆,我只是觉得现在好像有点乱,要理一理,应该理一下。谁都不敢出头,但其实心里都知道。实际上,说这个活佛是假的,那个活佛是假的,谁说的?也是活佛说的。但是,没有一个真的活佛出来说“他是假的”,都在偷偷摸摸说。可能这个里边有些人是真的,有些人是假的,就像我们以前看那个孙悟空一样,但我觉得,这种现象已经看到了,已经有很多人利用佛教外在的一些服装也好,内在的一些道理也好,利用这些来挣钱,这种人有很多,而且很乱,大家却都不敢说,因为大家都比我厉害,比我大,怕出来说这些话得罪人,怕没了自己的地位,怕说真话,那只有我来说了,反正我也无所谓,就由我来说吧,但这么一说当时得罪了很多人。现在算是慢慢好了,应该不会被追杀了。

我并不是觉得这是件很光荣的事情而跟你们讲,我讲的是,我为自己的理想而坚持。你们也要一样,因为你们是佛的弟子。我希望的是,师父这里没什么学的,师父是个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人,但是在师父这里有一个勇气,是你们可以学的。这不是自己吹自己。你们不管是为民族、为国家这种大的理想而活,还是为自己的小家庭而活,都是需要勇气的,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勇气,很勇敢,你死的时候也会很高兴,活的时候也会很开心。没有勇气,人活着就是一种痛苦,一种恐惧。话就讲到这儿吧。今天我讲了很多,总结一下就是:你们幸福,我看到你们幸福,我就很开心。希望你们永远幸福。扎西德勒,谢谢。